医院里。

季子茵悠悠地醒过来。

她睫毛颤动,好半天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,左手尾指处传来的刺痛让她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了。

季子茵眼角赤红,极度痛苦下,她恨不得立刻起来去找乔念的麻烦。

她怎么敢…这么做!

乔念疯了吗!

季子茵正在咬牙切齿的想着要怎么给乔念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,病房的门推开了。

季肖从外面进来。

季子茵强行撑着手肘要坐起来:“族长他们……”

“他们在外面。”季肖走到她病床前面,还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说,扶起她后,就避开季子茵的视线,沉声道:“你这次太冲动了!我之前就跟你说过,她得罪了太多人,季家不会让她回来。你做事情之前该跟我说…不该瞒着我去干这种事,她就是茅坑里的石头,你一次次去跟她硬碰硬,吃亏的只有你自己!”

季子茵垂下眼睫,遮掩住眼底的情绪,清冷道:“你不会也觉得是我做的吧?我没做过。”

季肖眼看她这个时候还跟自己说谎,心头一沉,旋即有些恼怒:“人家找到了证据。”

季子茵猛地抬起头。

证据?

怎么可能?

她自认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,谢欣瑶那个蠢货手中不可能有她参与的证据。

只要谢欣瑶没有证据证明她参与过,那乔念的行为足够让第一研究所开除了。

季肖一看她吃惊的样子,又深呼吸一口气,看着她的眼睛把刚才在外面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“风毓跟族长说要一视同仁,之前季家要求开除乔念,现在第一研究所的态度也是一样,要求开除你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